奧門賭場開戶-幹淨錢

業務範圍 2019年12月12日

 奧門賭場開戶喜歡看馮鞏的小品,馮鞏的作品中有一個小品讓我記憶猶新,講的是一對夫婦掃大街撿到了一個裝有很多錢的包,但他們沒有拿走而是很謹慎地交還給那對夫婦,並且說:“雖然我們是掃大街的但我們賺的錢也是我們一掃把一掃把掃出來的幹淨錢。”
突然記起鄰居老奶奶,記憶中她總是穿著一件藍色毛衣,脖子上挂著一條圍巾,瘦瘦的身材配上駝背的腰,但是她心很善良,我們樓群裏的孩子總愛和她一起玩,我們這些年輕人總是愛把廢紙廢瓶子往垃圾車一樣扔,她就會很費力旳撿走,久而久之我們就不把那些東西扔車裏面了,我們會放在車子的旁邊,奶奶年紀大卻住在頂樓,她說就當是鍛煉了,原先我們也以爲奶奶是以這個緣由爬樓梯後來才知道奶奶老伴去世了,孩子就給她買了個小漏就不喜歡來看她了,奶奶總是說他老了不中用,去找兒子怕給他丟人。奶奶每次下樓都會把這家那家的垃圾一起帶下樓扔掉,每一家住戶都很喜歡她,她雖然只靠賣瓶子那點薄利吃飯,但想想讓她和街邊天天蹲在馬路上裝病的老人一比,還真是天壤之別。
我的家庭條件也不是那種特別有錢,用現在的流行詞來說就是走上了小康時代,小時候不懂事,看見什麽好東西都會向父母要,但父母總是沒能力買我所有的東西,長大後,身邊的女孩子們背上LV包,在我眼前晃了三次我都沒看出那是什麽牌子的,後來她跟我說:"看!聽說過LV包麽?這就是啊。“我回家就跟爸爸說,爸爸只是沉默了一下,跟我說了一句話,我就想明白了,從此以後也擡起頭做人,雖然我是平凡人,但我會努力做件不平凡的事。
擡起頭發現,天空的陰雲已消散,太陽的光射向大地,鳥兒在天空中自由的飛翔突然覺得前方的路很光明呢!
對了,爸爸的那句話是:”孩子,雖然我們家沒人家那麽富裕,但我和你媽賺的錢全都是我們努力工作,單位給發的幹淨錢。”

彩虹出現風雨後,成功來自磨難中。這句話我體會最深。
“二模”後,走出教室,天一下變得昏暗起來,陣陣狂風刮得樹葉嘩嘩直響,空氣中彌漫著令人窒息的塵土,頃刻間,暴雨如傾盆般下了起來,砸在頭上,竟是那樣的疼。
其實是我的心在疼,一向自命不凡的我忽然發現自己在數學方面絕對少根筋,兩次大考都沒及格。同學的眼神,爸媽的問詢,老師的催促,我如驚弓之鳥,不知呆在哪才好。有時躲在屋裏罵自己笨,罵發明數學的人可恨,有時又常常在窗前看看外面的東西,極想把又酸又臭的心情蒸發掉。
馬路對面是一所聾啞學校,除了學生有些“特殊",與其他的學校沒什麽兩樣。每次看著聾啞孩子牽著盲孩子的手過馬路,盲孩子有“說”有“笑”講著什麽,我的眼睛便開始發酸,或許只有弱者才會真正同情弱者,我們都是弱者,只是“弱”的地方不同罷了。
雨過風停的操場上,聾啞班的孩子在上體育課,他們一圈一圈的跑著,絕對沒有我們上體育課的唧唧喳喳。我暗想:他們這樣跑,有什麽意思呢?即使他們變得很強壯,大自然那美妙的音聲之色也是向他們關上的。後來他們拔河,兩組人拽那根大繩子,沒有呐喊的聲音,可他們的表情動作告訴我,他們很努力。我沒看出誰贏了,隨即便有一組人跳了起來,他們跳躍著,互相的拍打著,臉上是發自內心喜悅的笑容。
我突然意識到,弱者發不出這樣的笑,這是強者的笑,是成功者的笑。
好像童話一般,剛才還烏雲密布的天空,霎時變得明朗起來,一道絢麗多姿的彩虹,在陽光的照耀下,給每個孩子都罩上一圈七彩光暈。
生命沒有爲他們帶來完美,但他們爲自己打開了一扇心窗,讓陽光灑了進去,讓歡樂灑了進去!
試著走進風雨,去尋找心中的彩虹,一定會重新找到自我。
奧門賭場開戶隨即把桌上寫滿憂郁詩句的紙揉成團隊進了廢紙簍,聯通一度黯淡的心情。